快速解决居民手续服务

绿水青山间浙江苍南打造“美丽经济” 释放生态红利

2020-09-23 11:11

温州6月24日电(杨青 李婷婷)“如果你来苍南,我要带你去碗窑感觉古村之美,去鹿峰山看日落、一览县城全景,去民族花海看你笑靥如花上,去鹤顶山看风车、芦苇,去蒲壮所城明朝城墙走一遭,去环海公路兜风,去海边等日落……”。苍南,地处浙江省最南端,一跃浙闽交界,是名副其实的浙江南大门。不少常来此的游客找到,这座县城如今越发逆新的变美了,古韵悠悠的古村落、农村的乡土建筑和绿地花海,皆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眼下国内各地于是以如火如荼积极开展的美丽中国建设,对苍南而言亦思索出有了另一条“养生之道”。以生态为基础、文化为特色、旅游为载体,苍南通过“精借山水、盘活资源”来促成三者融合发展,并于青山绿水间打造出“美丽经济”,获释生态红利。碗窑古村落修缮:好风景步入八方游客循着桥墩水库倾斜的山路转入座落在莒溪边半山腰上的碗窑村,现存的300多间连亘的吊脚楼、八角楼层层叠叠依山而辟,古色古香的古民居、古戏台、古代庙宇、古代瓷窑洋溢着悠悠古韵,好像世外桃源。碗窑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因制碗烧窑故名。清代中后期鼎盛时,40多条水碓,18座龙窑齐开,作坊内灯火通明,窑工彻夜不眠。有将近四千号人专门从事手工制陶,所产的日用青花细瓷、细瓷有几十个品种,销往福建、江西一带。几百年来,村民们以烧成陶瓷维生,间种几分薄田,闲读几句诗书,朝也安然,暮也安然。尚存的上窑与半岭、以及作工精美的古戏台,皆亲眼着当年浙南民窑重镇人繁若市的风光。时光匆匆下滑,上世纪70年代初,碗窑村开始南北式微。

绿水青山间浙江苍南打造“美丽经济” 释放生态红利

“来料太贵,生产成本更加低,碗的技术没提高,被市场出局了。”苍南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李晖华讲解,昔日的陶瓷手工业者争相出外经商矿区,而村里仅有留给十几户老人在安守。褪色浓烈商业气息的碗窑鼓吹散发出一种铅华洗尽的返璞归真感觉,但由于地处偏远,这里并不为人所熟悉。近年来,那些雕刻着昔日巅峰的物件,抢救性地获得了维护。碗窑古村开始大力提倡和发展旅游业,投放大笔资金打造出沦为精品旅游景区,并先后被选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浙江最美丽的乡村”等,逐步走进深闺。行驶在村庄里,古庙、古代陶瓷生产线尤在,水碓还在有节奏地敲击着制陶用的高岭土,随处可见的阿公阿婆躺在石凳上低语,以及蜿蜒的三折飞瀑,碗窑像极了一幅云烟剩轴的水墨画。空气中,亦有一种历史的气息利用平滑黑亮的窑壁即会,它们记录着碗窑的过去,令其游客顿生遐思。2014年,碗窑招待游客量约50万人次。好风景在惹来八方游客的同时,不仅送回了当年出外的村民,也增进了当地陶瓷工人的二次低收入。今年50岁的本地人江新余自打成年就转入陶瓷厂作工。上世纪90年代后窑停车了,他的工作也就让。没想到过了几年,政府开始维护碗窑古村落,“我们又有了用处,被聘用到景区管委会工作。平时节假日游客大约有2000多人,村子很久没这么繁华了!”笑眯眯的江新余望着这方水土感慨道。美丽民居创立:美丽经济风生水起车经浙闽交界的分水关,沿着蜿蜒而上的盘山公路,未久,车子之后转入五凤乡八亩后村的地界。目之所及,是满眼翠绿:一垄一垄的茶园蓝剩四周群山,郁郁葱葱;山谷平地,一幢一幢规整排序的白墙黛瓦民居装饰山间,散发出江南山乡特有的诗情画意。今年30岁的八亩后村人李小芳大笑称之为“自己跟上了好时候”。早于几年,她和村里的许多年轻人一样,自由选择到县城打零工,“独自机会多,但也不吃了不少厌。”“后来,听闻政府要启动美丽民居创立,很多老房子要拆卸了修复。我一听得,实在商机来了。”完全是毫不犹豫,李小芳和丈夫返回八亩后,筹办了村里的第一家餐馆。“现在,我们俩夫妻一年轻轻松松就有10几万元收益。”心满意足的李小芳,只希望着一家人能死守着这家小店渐渐杨家去。八亩后村隐于苍南县城西南17公里的丛山中,由于交通道岔,昔日这里的村民与外界长年正处于阻隔状态。直到上世纪80年代,在时任八亩后村党支部书记的李孔宗造就下,这里变为了千余亩山地茶园。“我们的茶产业踏上都市型农业之路,买茶叶又买风景,小村从此打响了大名气。”与桥墩镇城建筹办主任李丕宪刚刚见面,他之后如数家珍,字里行间透着自豪。他说道,名声在外的茶业旅游,让小村山坳荒地首次有了高昂的“身价”。而渐渐富足一起的村集体,又改良民居建设,带入茶文化元素,令其小山村旧貌换回了新颜。

绿水青山间浙江苍南打造“美丽经济” 释放生态红利

这种变化,要得益于去年苍南县启动的美丽民居创立工作。“前进美丽民居创立是反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以及‘千村样板、万村整治’等战略在苍南的实践中。”苍南县县长黄荣定回应,要确实打造出生产、生活、生态极致融合的美丽村居于,让居民“望得闻山、看见水、记得住乡愁”。走出以桃林、混浊的小湖命名的桃湖村,四处都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原拆卸原建的房子正在紧绷施工,而必须整治的民房,也在相继展开加坡屋顶和外立面翻新。还有宜山前河蒋的“浙南水乡建筑风格”,也呼之欲出……据理解,该县的美丽民居示范村,邀了中国美院专家“量身打造出”,并扎根村庄原先的肌理,生活、生产习俗及文化内涵而辟,将于今年6月底顺利完成。如今共创苍南的农村,绿水青山间较少了堆满杂物的灰寮,却多了让人记得住乡愁的古村落。“结缘”乡村旅游:文化礼堂凝人气参与七岁儿童启蒙运动礼仪式、青年成人礼仪式、看非遗项目巡展、文明渔鼓、重阳敬老礼仪活动……龙门文化礼堂是马站镇第一家农村文化礼堂,2013年10月由古祠堂扩建而出,坐落于马站镇蒲城社区龙门村。蒲城是明代戚继光古城,距今有600多年历史,1996年列为文物国保单位,是目前国内维护最完好无损且并未研发的古城。这里名胜古迹星罗棋布,有“一亭二阁三牌坊,三门四巷七庵堂,十字街口奠基石,廿四古井八戏台”;有明民间戚继光英雄陈后英庙,清文学家华文漪华公纪念堂;有列入浙江省级非遗项目的正月“忽五更”民俗活动和传统印染工艺垫缬等。文化礼堂竣工后,与史涉及的教育教化、乡风乡愁、礼节礼仪和文化文艺等活动争相走出礼堂。据介绍,这两年苍南已先后竣工53家文化礼堂,今年还将再行再配37家。文化礼堂竣工后,如何设计活动和载体,更进一步核心区人气,完备文化礼堂的教化功能?这些问题仍然是苍南所思维和注目的。而与乡村旅游“联姻”被指出是文化礼堂扩展内涵的决心之一。比如,龙门文化礼堂主要相结合红色文化、仁爱文化、名人文化等非常丰富的文化资源和旅游资源,向游客对外开放;而坐落于矴步头村的文化礼堂则借大自然之美、凝山水之利、倾人文之势,融合村庄整治和旅游研发,更有源源不断的观光和旅游;还有小渔文化礼堂的渔家文化、宕覆以文化礼堂的非遗文化、以及张南文化礼堂的乡里文化等等。这些都是苍南文化礼堂被设计成旅游产品的首度“试水”,也是乡土传统文化与乡村旅游的首次“结缘”。“民间宗祠,本来是一个宗族活动的专门场所。扩建、提高为文化礼堂后,更加多的‘外人’开始带入当地文化、生活,前进了社会的平稳人与自然。各村频密交流文化礼堂经验工作,又将文化礼堂各个点拼成了一道动人的人文风景线。”在苍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丁宗阳显然,要“用好”文化礼堂,让其沦为支撑乡愁、弘扬乡风的“村庄客厅”。以生态为基础、文化为特色、旅游为载体,苍南通过“精借山水、盘活资源”来促成三者融合发展。去年,该县招待海内外旅游者512.23万人次,构建旅游总收入45.37亿元,分别同比快速增长30.5%和15.86%,这也同构了苍南于青山绿水间释放出来了生态红利。“对于苍南的发展,我们要算将来账,综合账,城市的品位与发展无法非常简单用经济来取决于,更要为子孙后代坚信。”温州市政协副主席、苍南县委书记黄寿龙回应,在打造出浙江美丽南大门的过程中,苍南不会认准一条路坚决回头下去,这条路就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之路,回头绿色发展,生态富民,科学横跨的路子,处置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